世間好物不堅牢,彩雲易散琉璃脆。
做最好的博客模板

长期捍卫妇女权利、5次与癌症作斗争......金斯伯格将自己活成一个传奇

发布时间:2020-09-21相关聚合阅读:金斯伯格 癌症 斗争 妇女 权利 长期 传奇 一个

原标题:长期捍卫妇女权利、5次与癌症作斗争......金斯伯格将自己活成一个传奇

【环球时报记者王逸 吴鸣】在犹太新年前夜,鲁斯·巴德·金斯伯格在首都华盛顿住所中在家人的陪伴中离世,终年87岁。金斯伯格一生都在为争取女性权利而努力,作为美国最高法院历史上第二名女性大法官,她在任的27年间,致力于推进堕胎等“最具分裂性”的议题,曾5次与癌症作斗争,将自己活成了一个传奇。

金斯伯格1933年出生于纽约布鲁克林,父母是犹太裔,经营着小型零售店。她母亲希丽亚年轻时只读到高中,因此对女儿有着很高的期望。但希丽亚在金斯伯格高中毕业前一天就去世了。

金斯伯格就读于康奈尔大学并拿到了奖学金,在大一那一年就遇到了比她高一级的学长马丁。二人几乎是一见钟情,金斯伯格称:“他是我遇到过的唯一一个男孩,在乎我是一个有头脑的人。”二人在金斯伯格大三那一年就订婚了,并在1954年毕业后完婚。《纽约时报》称,二人性格完全相反,她措辞谨慎,说话时常有长时间停顿,而马丁则是一个热情洋溢的讲故事高手。然而二人感情深厚,曾是业界有名的律师夫妇。

金斯伯格结婚不久后就有了第一个孩子。她原本获得了索赔审核员的公务员职位,但当她告知人事部门她怀孕的消息后,被直接降职做了打字员。

这种歧视伴随着金斯伯格的早期人生,不论是在工作还是在求学中。1956年秋天,金斯伯格进入哈佛大学法学院学习,成为班上500名学生中仅有的9名女生之一。然而,当时的法学院院长却要求女学生解释,他为什么需要放弃男生名额而录取她们。当时金斯伯格结结巴巴地说,因为她的丈夫要做律师,她想要理解他的工作。

丈夫马丁在纽约找到税务律师的工作后,金斯伯格转到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完成了最后一年的学业。毕业后,尽管金斯伯格成绩优异,还是没收到一份工作邀请。她多年后曾回忆道,“纽约没有一家律师事务所愿意雇用我,因为我是犹太人,女人,又是母亲”。但她坚持不懈,在整个20世纪60年代甚至更长的时间里,曾在法律行业做过各种工作。

华盛顿大学法学教授兼金斯伯格的前法律书记官施兰格19日表示,正是因为早年的经历,激发了金斯伯格对女权诉讼的兴趣。在进入最高法院前,她是法庭上妇女权利的主要倡导者。1972年,金斯伯格成为哥伦比亚大学法学院首位终身女教授,同年她在美国公民自由联盟(ACLU)与他人共同创立了女性权利项目,不断在法庭上为妇女争取权利。她在1973年到1978年有6次将官司打到最高法院,获胜5次,对手都是清一色的男律师团队。

1980年,正值美国前总统卡特希望推动联邦法院多元化,金斯伯格被提名为美国哥伦比亚特区上诉法院的法官。她的丈夫也随她前往华盛顿,并开始在乔治·华盛顿大学教书。1993年,克林顿任命金斯伯格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,她成为历史上第二位最高法院女性大法官。克林顿曾表示,与她的会面让自己下定决心,“在15分钟内,我就决定要提名她。”

美国福克斯新闻网称,在立场上金斯伯格支持堕胎、同性婚姻、移民权益、医疗保健、平权行动。在最高法院,她以温柔的言谈举止、善于分析的头脑、对每个美国人权利的深切关注以及对维护宪法的承诺而闻名。

曾在最高法院工作的大卫·希泽表示,金斯伯格改变了最高法院审视诉讼问题的方式,这也改变了数百万人的人生。英国广播公司称,在长达60年的辉煌法律生涯中,作为知名美国法学家,金斯伯格的地位无与伦比,同时受到自由派和保守派的尊敬。她在最具争议的社会问题上获得了进步人士的认同,不仅多次重申女性堕胎权利的重要性,还曾成为最高法院中首位主持同性婚礼的成员。

晚年的金斯伯格获得了摇滚明星般的待遇。她在全国各地的自由主义听众前发表演讲时,时常得到大家的起立鼓掌。金斯伯格也讶异于自己在年轻女性中获得的声誉,人们穿上“没有鲁斯,你就不能拥有真相”的T恤,还为她制作咖啡杯和摇头娃娃,一些年轻女孩甚至将她的图像文在胳膊上。美媒评论称,她身材娇小,但当她认为大多数人都误入歧途时,她可以大声给出反对的意见。美国人给了她一个绰号——“Notorious RBG”,直译过来是“臭名昭著的金斯伯格”,这其实是粉丝对她的爱称,人们因为她在法律案件中的反对意见而铭记她、爱戴她。《今日美国》称,金斯伯格凭借“坚定的态度以及突破重重阻碍的举动”而成为一个文化偶像。

金斯伯格的母亲曾因宫颈癌去世,她的丈夫2010年也因睾丸癌去世。在金斯伯格的晚年,她也在屡屡与癌症搏斗,她先后罹患结肠癌、胰腺癌和肺癌。在奥巴马政府期间,一些人就曾敦促金斯伯格退休,以便奥巴马能够任命她的继任者,她拒绝了这一建议。《纽约时报》报道说,今年5月,金斯伯格的肝脏上发现病变。不过,她一再表示,只要身体健康、精神敏锐,就会一直在任。“我经常说,只要我能全力工作,我就会继续担任最高法院大法官,”她在7月宣布自己胰腺癌复发时说,“我仍然完全有能力做到这一点。”在去世的前几天,金斯伯格还告诉孙女:“我最强烈的愿望是,我在新总统就职之前不会被取代。”

如今她走了,她曾对自己评价称:“在我的一生中,最让我心满意足的事情,是我参与了一场能让生活变得更美好的运动,而这场运动的受益者不仅仅是女性。”